Web Man page3

你是我珍藏

By : 實習生

©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 Jet Poh Asia Media

你是我的珍藏

老鍾,50歲中年大叔,未婚,孑然一身,別說結婚組織家庭,他甚至連談得來的朋友也沒有,也不是他人格有問題,其實他看起來算是和藹可親,但就是少了點人緣,在人群中你總會把他忘了。

 

對,就是會記不住他。

 

命格既已如此,掙扎也徒然,過了半百的年紀,老鍾也習慣了一個人生活,一個人上下班、一個人走路、一個人逛超市買菜、一個人下廚、一個人吃飯。習慣了,這樣的日子也無所謂枯燥乏味,況且老鍾培養了一個嗜好,讓他不覺得自己是孤單的。

 

每天從紡織廠下班,老鍾都會慢步走路回家,在路上老鍾特別留意有沒有被人丟棄的布娃娃,要是見到,老鍾一定會撿起來帶回家,不管布娃娃有多殘舊多破爛,他會將布娃娃清洗乾淨,再把殘缺的部位補上,無論是少只胳膊少條腿,少只耳朵少只眼,經老鍾的巧手都能讓布娃娃煥然一新。是的,老鍾的針織功夫確實好,經他縫紉過的衣物就如天衣無縫,許多紡織廠女工都自嘆不如。老鍾大半輩子的時間都奉獻給了紡織廠,從當年的小工做到今天的管工,一晃眼就三十年了。

 

亮起白熾燈泡,架上老花眼鏡,桌上佈滿大小剪刀、刀片、粗細各異的針頭、不同材質和顏色的縫紉缐等等的縫紉工具,今晚老鍾又在進行神聖的儀式,手起手落就如醫生動手術一樣替剛撿回來的布娃娃進行縫合工作。放眼望去,老鐘身邊可是擺滿了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布娃娃,少說也有一兩百個那麼多,都是老鍾「救回來的孩子」,雖然在這一間單身王老五的房子裏顯得有點兒突兀,但都是陪伴老鍾度過無數寂靜晚上的良伴。

 

***

 

這一天紡織廠裏來了個新員工,是個洋溢著青春氣息的活潑可愛少女,她的出現就像往紡織廠裏注入了一道陽光,頓時整個氛圍都變得朝氣勃勃,每個員工也像吃了活力神丹,精神為之一振,特別是年青小伙子更顯得莫名的亢奮。

 

少女名叫小尤,剛從學校畢業,據說家庭環境不太好,她的學業成績也一般般,升不了大學,所以就出社會工作。小尤乖巧聽話,在同事之間頗受歡迎,一眾小伙子更是三不五時獻殷勤,這一點與老鍾可是一大對比。其實老鍾對小尤也頗有好感,光看著她心情自然就會變好,只能說這就是青春的魅力,青春就是無敵。

 

小尤的出現無疑是給了紡織廠裏單身小伙子無限的希望,但也瞬間澆熄了他們希望的火苗,因為小尤早有男朋友。看著追求小尤的小伙子一個個失望而歸,老鍾付之一笑,但其實心裏多少也有點失落,不過他從未抱有希望,所以心情上還不算有太大的影響。

 

***

 

某個晚上,老鍾加班夜歸,平常熙熙攘攘的街道現在顯得冷清,老鍾如常慢步走回家。在經過公園的時候,老鍾依稀聽到吵鬧聲,靜心一聽像是一對男女在爭吵,女聲更是哭得傷心。在好奇心和擔心該女子的情況之下,老鍾循着聲音走近一探究竟,果真見到一對年青情侶在吵架,再看個仔細,那女孩竟然是小尤!這下子老鍾更是沒法兒不理了,但又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,老鍾也只能隱身於不遠處,心中默默禱告小倆口盡快平息風波重歸於好吧。

 

可惜事與願違,小尤男友竟然掉頭走人,不管小尤哭喪著臉說要自殺,男友仍是頭也不回,消失在暗黑的街道。小尤情緒激動號啕大哭,這時候老鍾是比誰都緊張,生怕小尤真的看不開鬧自殺!但是現在也不是現身的好時機,再說他又能說些什麼安慰的話呢?而且他也沒經驗,這才是重點。老鍾只好繼續藏身在樹叢底下,默默地守著小尤。

 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小尤終於停止了哭泣,情緒回復平靜。話雖如此,老鍾還是不放心,於是一路保持小距離的跟在小尤身後,與其說是跟蹤,不如說是陪伴更為恰當。一路上小尤稍有不尋常的舉動,老鍾就神經緊繃,所幸什麼壞事也沒發生。親眼看着小尤回到家裏,老鍾才舒了一口氣,雖然神經緊繃得不知死了多少細胞,但是老鍾也意外地知道了小尤的住家地址,心底不期然泛起一絲喜悅。

 

自從那天以後,老鍾特別留意小尤的一舉一動,小尤在人前強顏歡笑,但背地裏仍是悶悶不樂,老鍾全看在眼裏,但他就是不敢上前跟小尤說句安慰的話,怕就怕一個不小心說錯了,害小尤情緒大爆發,他可不知該如何收拾殘局呀!於是老鍾仍舊選擇默默地在小尤的背影守候。

 

每一日,無論上下班、工作、休息、吃飯、逛街,老鍾緊盯著小尤的所有生活作息,直到每晚小尤進入家門才放心離開。老鍾的本意是擔心小尤想不開做儍事,但是跟蹤久了,老鍾竟然從中感覺到樂趣,這種樂趣說白了就是「戀愛的感覺」。老鍾每天不自覺地心情愉悅,不自覺地哼起了歌,不自覺地無故失笑,不自覺地視線離不開小尤,不自覺地無時無刻想著小尤。

 

老鍾甚至迷戀到開始縫製小尤模樣的布娃娃,但是不管怎麼弄都不滿意,他腦海裏小尤的形象是那麼的可愛,這布娃娃總是少了些什麼似的?夢裏的小尤是那麼的叫人魂縈夢牽,這布娃娃怎麼都沒有那種感覺?

 

啊~終於明白了⋯

 

感覺,就是感覺!

 

老鍾從來只敢遠觀,從來沒跟小尤有過近距離接觸,從來不知道她秀髮有多柔順飄逸,從來沒看過她眼睛有多清澈,從來沒感受過她吐氣如蘭,從來沒觸過她的水嫩冰肌。他根本對小尤一無所知,當然找不到感覺!

 

老鍾終於決定了,他要告白。整個紡織廠只有他知道小尤現在沒有男朋友,他一定可以捷足先登的。老鍾就這麼相信著。

 

這一漫長的夜,老鍾輾轉難眠,心跳隨著時鐘「滴答滴答」等待黎明的到來。

 

老鍾回到紡織廠,第一時間就去找小尤,結果發現小尤座位是空的,老鍾心裏不由的一慌,馬上轉身到各角落去找小尤,但到處都見不著,到底跑哪兒去了呢?該不會⋯老鍾還沒回過神來,就在走廊轉角處差點兒撞上了小尤。這時候兩人的距離是那麼的靠近,幾乎就要臉貼著臉了,老鍾都可以聞到小尤飄逸髪絲的芳香味道了。老鍾頓時心跳加速、口乾舌燥、呼吸急促、手心冒汗,老鍾不加思索一把抱住了小尤,攬得緊緊,就像要把小尤融入自己體內!但這只是老鍾的想像,在這天賜的美好時刻,老鍾的實際反應竟然是快步擦身而過。直到拐入牆角離開了小尤的視線,老鍾才埋怨自己的無能,不過也在這個時候老鍾聽到了小尤的電話對話。顯而易見小尤和男友復合了,聽著小尤愉悅的聲音,老鍾心生嫉妒了。

 

男友約小尤下班後見面,小尤開心赴約,但是他們不知道老鍾全程跟蹤監視著。更讓人料想不到的是男友送小尤回家之後播打的那一通電話,原來男友欠下了大筆錢,打算把小尤推下海替他還債,還設計好隔天約會時就讓人把小尤擄走。老鍾極為震驚,而現在能救出小尤的就只有他了。老鍾當然不能讓任何人破壞他五十年來第一次的戀愛。

 

***

 

翌日,天氣異常晴朗,小尤也一整天笑臉迎人,心情特好;反觀老鍾卻是難熬的一天,越接近下班時間,老鍾越是心跳加速,他一晚沒合眼為的就是演練今天一定要阻止小尤去見她男友的方法,精神緊繃了這麼久,此刻的老鍾已見頭昏腦脹。

 

下班鐘聲響起,員工陸續離開,剩下負責關門的老鍾以及仍在更衣間的小尤。小尤終於換上一身俏麗準備去約會,老鍾立馬一個箭步上前張開雙臂攔下去路,小尤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,老鍾結結巴巴說明了用意,極力阻止小尤去見她男友,一個從來沒有交流的大叔突然說出這麼奇怪的話,任誰也不會相信吧?況且小尤日盼夜望的就是與男友復合,怎麼聽得進去老鍾的「鬼話」呢?當然老鍾也不需理會小尤到底明不明白,總之極力阻擋小尤是他眼前至關重要的任務,絕不能失敗!

 

時間一分一秒逝去,男友在約會地點等不到小尤的出現,臉上浮現的表情是焦慮和生氣,但是他的焦慮不是擔心小尤的安危,而是來自他身後施壓的三個大漢,所以他真的在生氣小尤為什麼要遲到?可是失去耐性的不止男友,三個大漢已不再相信男友所說的承諾,任由男友跪地求情再等個幾分鐘,保證小尤一定會來⋯可惜,刀子已亮起。

 

老鍾好說歹說,口口聲聲「我只想保護你」,可是小尤始終不相信,一直掙扎要擺脫老鍾的痴纏阻撓,逼不得已喊了非禮求救,老鍾情急之下趕緊湊前緊捂小尤嘴巴,求她別誤會別把事情張揚,小尤緊張欲掙脫,亂拳捶打,雙腳亂踹,老鍾說什麼也不放手,兩人均已進入歇斯底狀態⋯

 

一直到小尤全身放軟,不再掙扎⋯

 

***

 

縫紉機軋軋作響,員工依舊忙碌,小尤的座位仍是空置,她已好幾天沒來上班了,沒人知道她的消息。

 

午間新聞報導在公園發現男屍,警方初步懷疑是幫派毆鬥,電視上播出死者照片,希望知情公眾提供情報。老鍾輕輕瞄了一眼男友影像,繼續在貨架上抽出大量的棉絮。

 

夜裏。

 

白熾燈泡亮起,老鍾架上老花眼鏡,手起手落又在進行神聖的儀式。這一次縫製的娃娃明顯比較大,只見老鍾滿額大汗地將棉絮填入娃娃體內,再一針一針地將之縫合。末了,老鍾抱起等同人身高的娃娃從客廳進入臥房。

 

老鍾讓娃娃睡在床上,自己睡在另一邊,在熄燈之前,老鍾回過頭温柔地對娃娃說一聲:「別怕,我會保護你。」

 

這一次小尤不再掙扎。

 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