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b Man page3

地獄廚房

By : 實習生

©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 Jet Poh Asia Media

地獄廚房

自媒體已然成為趨勢,時下年輕人無不想以此創業,創造自己的美麗人生。微微安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

算一算,微微安在自媒體打拚也好幾個年頭了,哪邊有新的平台就有她的身影,頻道是做一個換一個,主題也改了又改,美妝、保養、服飾、旅遊、脫口秀⋯哪個沒試過?美其名是與時並進,說白了不就是沒人看嘛。

 

「堅持就是勝利」這句話在這個業界是金科玉律、至理名言,但是高淘汰率低存活率也是不爭的事實,能堅持下去的有幾人?微微安氣餒嗎?免不了吧,但是她從沒想過要放棄,因為身邊總有成功的例子鼓舞著她,這固然是好事,只不過有一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,還得看你有沒有這個命。

 

不容置疑。

 

***

 

觀看次數:17次。這是微微安最新影片的觀看次數,17次是什麼概念?根據統計,全世界人口有七十八億,可以連線上網的人口約佔了一半有四十億,照這個數字來看,再東減西扣要求個幾千人觀看自己的頻道影片也不算太奢求吧?可是偏偏只有17,而且這麼差勁的成績也不只一次了,上一次是20,上上一次是23,上上上一次是28⋯每況愈下,微微安看著這數字不禁嘆起氣來,想不通為什麼自己的影片得不到足夠的關注?

 

每當微微安覺得不開心的時候,「化悲憤為食量」就是她的指定動作,今天也不例外。去他的減肥,微微安把菜單裏想吃的都點了遍,決定今天就吃個痛快。正當微微安大快朵頤的時候,她發現對面座位有個女子一直微笑看著她,這一下可讓微微安不好意思起來了,她馬上低下頭放慢了動作,會不會是自己吃相太難看,嘴上髒兮兮的才引人注意?微微安悄悄地拿出補妝小鏡子檢查一下儀容,並無不妥呀,會不會是自己多心誤會了呢?微微安再偷偷抬眼瞄一下,結果那女子仍是笑容可掬的看著她。微微安心頭一驚,該不會是遇上同性戀了吧?長這麼大都沒男生向她告白過,難不成人生第一次的艷遇是個女的?微微安心裏還在嘀嘀咕咕的時候,那名女子來到了她桌前。原來這名女子看過微微安的頻道,打從一進餐廳就認出了她,於是上前打招呼。真是出乎意料,微微安剛剛還因為頻道沒人看而懊惱,突然眼前就來了位粉絲。女子禮貌地提出可否共桌的要求,微微安二話不說答應了。

 

女子甫坐下即道明來意,她其實是一家網路平台公司的經紀人,工作就是發掘有潛力的網路紅人,而她看上了微微安。咦~~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星探嗎?微微安做夢都沒想過居然會被相中!雖然感覺飄飄然,但是微微安還沒沖昏頭,努力壓制亢奮的心情問起看上她的原因?女子說剛剛微微安大啖美食的模樣實在太療癒了,完全符合她們新節目主持人的條件,就看微微安有沒有合作的意願?吃美食對微微安來說是那麼渾然天成的一件事,她怎麼從來沒有想過做「吃播」呢?再加上目前正處於事業低潮的狀況,這飛來的天外助力她怎麼可以抗拒呢?不廢話,成交。

 

***

 

微微安經過悉心打扮,依時來到經紀公司談合約,得知她即將主持的頻道名稱叫「地獄廚房」⋯「地獄」?不是吃美食嗎?套個地獄是怎麼回事?原來這是非一般的吃播頻道,所介紹的美食料理均是珍奇異獸,也就是———野味。

 

微微安唯一吃過的野味是咖哩山豬肉,現在要挑戰全野味宴讓她有點兒卻步。正當微微安在猶豫不決的時候,經紀人把大疊鈔票放在合約旁,若簽約即可獲得為數不小的頭款。就這樣,微微安接受了挑戰,簽下了合約。她沒注意合約裏包含了一份生死狀。

 

***

 

頻道開播。微微安被帶到一家沒有招牌的地下室餐廳,與其說是餐廳它更像是私人招待所,因為偌大的空間裏只有一張大餐桌,一張椅子,像是專門只為了招待微微安這主播而設。所有的牆面都刷成黑色,配上打著暗紅的燈光,頗能襯托出「地獄廚房」的氣氛。

 

節目裏除了微微安,還有一位號稱「地獄廚神」的男人,他穿着深沈顏色的廚師服,全身裹得緊緊的,戴著一副只有兩個眼窩孔的銅制面具,全身上下見不到身上任何一寸肌膚,而且不發聲,平添一身詭異感覺。

 

此時微微安心裏不禁暗自竊喜,能有如此這般的設計,這個頻道能有不火紅的道理嗎?她這下子算是走運走到腳趾頭了,就算啃一塊鱉肉,吃一隻蚱蜢也值得,而且說不定這「地獄廚神」真的能把野味烹調成天下美食呢,反正怎麼想都賺到了。

 

微微安滿心期待上桌的第一道菜,豈料「地獄廚神」推出了一隻鱷魚!一隻被五花大綁的生鮮大鱷魚!微微安被嚇得花容失色,她可從未與鱷魚有過這麼近距離的接觸,也想都沒想過今天要吃的竟然是河中之霸!更叫她始料未及的是「地獄廚神」取出了大口刀子往鱷魚背上切去,俐落的刀法三兩下就把鱷魚皮切下露出白花花的肉,「地獄廚神」換了把細長的刀,把鱷魚肉像生魚片一樣的一片片切開。鱷魚抵受不住切肉之痛拼命在掙扎,其兇惡的眼神直盯盯的瞪著微微安,叫她渾身打冷顫。

 

擺盤精緻的鱷魚生魚片送到微微安面前,她早已嚇得臉無血色,胃口全消,鏡頭後的經紀人不斷在催促,微微安只有硬著頭皮,用筷子夾起鱷魚生魚片,戰戰兢兢的放入口中,眼中噙著淚水,一口一口的咀嚼,強顏歡笑,但已是食之無味。

 

節目一經播出,果不其然立即爆紅,隨之而來的名與利很快蒙蔽了微微安的雙眼,也麻痹了她的感覺,她如今已是無所畏懼,無論「地獄廚神」烹調什麼菜式,管他飛禽走獸、蛇蟲鼠蟻,她都能細細品嚐,而且流利地形容出其中滋味,絕不怯場也絕無泠場,讓觀眾都愛上了她。

 

一切看似完美。

 

 

這一天,「地獄廚房」推出「內有乾坤」新菜式,偌大的鍋子一掀蓋,赫然見到裏面盤着一條大蟒蛇,而蟒蛇身體脹鼓鼓的,似乎是肚子裏還有東西。原來為了這一道「內有乾坤」,他們讓蟒蛇吞下小牛再立即把蟒蛇調味燜燒。人類為了口腹之慾,真是再變態的事也做得出來!「地獄廚神」遞上一把刀讓微微安替蟒蛇剖腹,微微安欣然接過。利刃一劃,蟒蛇馬上皮開肉綻,在露出內裏的牛犢的那一剎那,觀眾驚訝、讚嘆之際,微微安眼前一黑,隨即倒地昏迷。

 

原來名利雙收的這一段時間裏,微微安夜夜噩夢纏身,在夢裏她有時候覺得自己是龐大的,有時候是弱小的,有時候會鑽地洞,有時候會爬樹,有時候會游泳,有時候會飛翔,但每一次都是驚慌失措的在逃避追捕、可惜最後都落得被殺害的下場!每一次夢到利刃迎面刺來的瞬間,微微安就會慘叫驚醒,隨之就會失眠到天亮,不曉得是不是太逼真的夢境讓她害怕得不敢再闔眼?而她的精神狀態是每況愈下,身體也多處出現有如刀傷的莫名傷口,然而微微安只把它歸咎為工作壓力太大,為免讓人發現,諸多揣測,她也學起「地獄廚神」的衣著,長袖長褲把身體裹得緊緊的。

 

這一次經紀人不得不把微微安送入醫院休養,同時做了身體檢查。可是在醫院裏,微微安的情況並沒有好轉,仍舊是噩夢連連,整夜失眠,就算醫生開了安眠藥,打了鎮定劑也無補於事。微微安越見憔悴,恍恍惚惚的模樣,真讓人以為她是神經病,但是一切還得等待檢測報告才能下定論。

 

夜裏。微微安在安眠藥物的揮發作用下,迷迷糊糊的睡著。但是過不了多久,微微安又夢見自己置身荒野,沒命的逃跑,因為她又遭到追殺了!未幾,她就遭到圍捕,恐慌的情緒又讓她陷入歇斯底里,她怒吼、她哀嚎、她掙扎,但是沒人要放過她。微微安受夠了,這一次她決定反抗!

 

 

翌日。

經紀人到醫院領取檢測報告。X光片顯示微微安腦裏長了寄生蟲,而開刀是唯一的解決方案,但是風險極高。正當經紀人躊躇不決的時候,醫生接到緊急電話,微微安出事了!

 

醫生和經紀人連忙趕到微微安病房,衝進房間的那一剎那,他們都驚呆了。整個房間是一片凌亂,血跡斑斑,彷彿是格鬥廝殺現場,更教人觸目驚心的,是微微安手持水果刀把身體多處切割開來,而口中還在咀嚼著自己的肉片。

 

***

 

「地獄廚房」裏,「地獄廚神」正在磨刀霍霍,在他面前的鐵籠子裏關著一隻因害怕而不停嚎叫的小猩猩。

 

此時手機響起,是經紀人傳來的短信:

「今晚取消吃播,得另外再找人。」

 

「地獄廚神」撇嘴一抹冷笑。

 

從「地獄廚神」捲起的袖子清晰可見手臂上多處結痂的刀痕傷口,這是和微微安身上如出一轍的傷口,難道他也有過那些經歷嗎?「地獄廚神」緩緩除下銅制面具,露出皮膚猶如被烈火毁容般扭曲的可怕容貌,沒有眉毛,沒有鼻子,眼窩深深的凹陷,活像一個乾瘦的骷髏頭。這臉孔似乎在哪兒看過⋯不就是傳說中吃野味而遭到報復的怪模樣嗎?

 

「地獄廚神」回過頭瞥了一眼不停掙扎哀嚎的小猩猩,冷酷無情的說:

「這本來就是個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,你可以隨時來報復,但我不怕,我命夠硬。」

 

(完)